返回首页 | 蜀门私服

校园文学

迷痕(二)

(二)

  老同学的反应比较微弱,对他们的到来并无兴奋高兴的表情,许是对何青做法的不满吧,但也没有嫌弃厌恶之态。何青看到老同学憔悴枯槁的神情,并不在意,他相信是劳累造成的。由于是上午到的,没多时,他们便去找了老板。

  何青和吴强的心里凉飕飕的,湿淋淋的,他们被泼了一盆冷水,从头到脚,淋得相当彻底。老同学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平静的面孔下掩藏着愤懑,隐隐燃烧,但终究没有冲破表皮。老板告诉他们,这是小厂,本来就招不了多少个人,昨天一个远房亲戚刚好把空位填补了,实在是无能为力。末了,还说了句至多只可以招一个,便狡黠的笑了。留一个这是不可能的,何青不可能会把吴强一个人丢下不管,老板正是看到了这点,所以才说了句似乎有点人情味的话。他们被拒之门外了。

  老同学把他们领回了宿舍,已经是吃饭时间了,他狠狠地打了两份饭菜给他们,算是发泄,也算是补偿。一边吃饭,一边表达不满。他说,老板真是可恶,本来跟他说好了的,没想到现在就不认账了,没有一点可信度,昨两天他的两个亲戚家的小孩来了,把你们给代替了。本来是还可以招的,竟然不招了,往后的日子我的血汗就要被压榨干了,你看看我。一点也不夸张,才一个星期,他的颧骨就凸了出来。金钱,当它是人们用辛勤的劳动换来时,背后,不仅是汗水,更是一些人的贪婪心黑,肮脏的掠夺。

  何青和吴强不得不另谋出路。据老同学讲,此乡往东十公里的镇上比较繁华,那里应该有机会,但主要是服务行业。于是他们出发了,抱着一丝希望。去镇上的路上,他们发现有不少制衣厂都招工,都是家庭小作坊。但上前询问,一说是暑假工,都毫不客气的将他们拒之于门外。何青对吴强说:“感情这年头暑假工是瘟神,老板们唯恐避之不及?”“我们可以是,但遭瘟的是他们,”吴强笑道。何青也无奈地笑笑。

  他们在一家纸箱厂前停了下来,这里也有个招工启事。听说纸箱厂干活很辛苦,但为了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,他们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。一楼就是工作的地方,三四个工人在忙活,吴强便向他们询问招工处。靠近门口的一位工人头也不抬地说在三楼。谢过之后便直奔三楼而去。人事经理是个女的,穿着很潮但足以让人捂住嘴防止呕吐物外泄,一说话便觉她的眼睛是从狗头上移植而来的。“招是会招,但得看人,”说完两只眼睛盯着天花板。他们两人很快便明白了,她嫌他们长得太细瘦,心想肯定没力气。但她想错了。本来可以证明并说服留下来的,但看到一个这么副德性的人,顿时觉得没必要,这种人还是不常见的好。

  一上午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时间未曾留半点私心为谁停留一秒。太阳火辣辣的,悬挂在正空,烧灼得人的皮肤隐隐作痛。如果哪里冒出来一丁点儿火花,马上就能将一切点燃,化为乌有。他们的脚步已遍布了大半个小城,大大小小的餐馆饭店无一例外的冷若冰霜,无情地撂下一句话——不招暑假工。找份工作挣点生活费,这会儿比登天还难。如果灰也可以把人砸死的话,他们此刻已经命丧碰灰途中了。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两点,饥肠辘辘的两位年轻人已经心灰意冷。他们在一家小商店买了瓶水,倚靠着店门前的树,大口大口的喝着,转眼便把瓶子丢进了垃圾桶。

  看来是没希望了,他们也确实没抱任何希望,就像无头苍蝇似的瞎撞,漫无目的。走着走着,看见一座大型商场,远远望去,就其规模气势来说,足以俘获每一个初到者的心。何青吴强也不例外。艳阳高照,干脆进去走走吧,既可以吹吹空调,又能见见世面。商场有三四层,但两人只在一楼转了转,很快就转到了销售图书的地方。没有心思找自己喜欢看的书,便走马观花的四处瞅瞅。两人心有灵犀似的会意一笑,拿起了身旁的地图看了起来。如果没有找到工作,就当做出来旅游吧,正好可以去看看周围的风景名胜。即使没有钱买不了门票进不去,在外面观望观望也值,才不枉此行。于是吴强买了张地图。

 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就不能放弃,虽然希望渺茫,犹如大海捞针。从商场出来后,绕到它的后面,发现那里还有一条街道。走过街道,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,果然别有洞天。十字路口对面,一座醒目的建筑闯入眼帘。金黄色的外观使之显得高贵,宏伟。“永乐会所”四字高高悬起,傲气十足。修剪齐整的灌木丛形成一堵一米高的围墙,将它拥入怀抱,里围的停车场排放着十多辆小轿车。这是个高消费的地方,他们心照不宣的自语道。“去看看吧,试一试。”吴强对何青说。相比而言,吴强显得更有耐心与耐力,内心也似乎穿了防弹衣,明知一堆灰,也要拿鼻子去把灰层碰个窟窿。他们走到进出口保安处探问,一个较胖的保安抬手指了指。顺着所指方向一看,那里有“招聘处”的字样。

  “招聘处”三个大字下没有桌子,没有人,难道雇了个鬼做差事,但不靠谱,感觉是糊弄人的。大白天终究是没有鬼神出没的,只见另一端也有两个保安,坐在围墙缺口处旁。这是个不太明显的出入口,绿色的围墙残了,被割了尾巴。这大概是供熟客走的捷径吧,偷偷的进,偷偷的出,减少关注度。见此情景,吴强便问保安。其中一个保安说了声“跟我来”,就走了,两人跟了上去。他们是从后门进去的,穿过几道门,拐了几道弯就到了。

  “你好,请问这里招人吗?”何青微笑着问道。他比较在行打这种交道。

  人事处是个高高瘦瘦的女人,她抬起头,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个子瘦小,但眉清目秀的小伙子。她放利箭似的说道:“你们是打暑假工的吧?”

  冷不防一句话就击中了要害,何青的心一下子就凉了,感觉脚底发麻,难道上苍真的就这么无情?他瞥了吴强一眼,见他神情黯淡。天要亡我,那就认栽吧。何青抱着必死的决心回答说是。

  “暑假工只能算是临时工,工资比正式工低两百,没有提成,包吃住。”

  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有希望了,何青的心头微微一颤,这是幸福的,就像寒冰倒进水里,露出了耀眼的光芒。真是求之不得,哪里还用得着考虑呢。他们抓住了这棵救命的稻草。

  第二天就可以去上班。十点五十去三楼食堂吃饭,十一点二十上班,上班前记得打卡,具体工作明天会安排。交代了这些后,发给每人一个小小的胸牌。仔细一看,上面写着两行字:服务员,何青。看着这精致的工作牌,两人顿时心花怒放。最后,他们被安排在402宿舍。

  从现在起,这座城市也属于我,何青心里漫过一种自信的感觉。

  他们匆匆赶到老同学那里去,把情况告诉了他,并且决定立刻就拿着行李过去。

  真是明智之举,因为宿舍里又脏又乱,让人不相信这还是人住的地方,而且竟然还有活人,悠扬的鼾声如泣如诉,不绝如缕。门是敲了半天才开的,一个仅穿条内裤的人面无表情的开了门,门一开就又倒了下去。都是架子床,有十个床位,已经住了五六个人,剩下的床位都是别人挑剩下的。只好选了两个连在一起的上铺床位,尽管床板都不是平整的。无论如何,不用露宿街头了。

  他们两人尽可能轻声的整理床铺,因为下面睡着的三个人,看起来并非善类。出门在外,还是小心谨慎的好,平平安安的出来,完完整整的归去。作为念书的年轻人,至少是这么想的。他们不愿意在外争强好胜,锋芒毕露,都说枪打出头鸟,谁愿意英年之际客死他乡。

  把床板擦洗干净,直至收拾完毕,花了大半个小时,所幸席子桶之类的生活用品早在下面买好带上来的,省了不少功夫。一切都已收拾停当,但好像还有什么事没办。对,没钥匙,没人时怎么进宿舍呢?何青叫吴强去问宿管大叔。三分钟后,吴强空手而归,宿管说钥匙要自己配。没办法,只好向正在呼呼大睡的这些人中借一个了。这就使人头痛了,看这三个家伙的样子,睡觉都阴沉着脸,下身支起顶小帐篷,怎么看都像街头混混,万一不小心触犯了他们会有什么后果呢?想到这,何青皱了下眉头。但也应该不至于吧,虽然一直呆在学校,跟他们不同属于一个世界,跟这类青年没有多少接触,对他们几乎是一无所知。但也不能戴有色眼镜看人呀。何青心里乱极了,像是一脚踏进了荆棘,出不来也进不去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毛毛虫肆无忌惮的爬上衣领,焦虑万分。这些想法的根源,在于他对社会上一些不务正业青少年的偏见,认为他们的眼里只有暴力,犯罪是他们的本性。这又能怪谁呢,自从两年前在县城工业区被几个小青年抢劫后,这种心理障碍在他心里便根深蒂固了。

魔域私服四川省南充市白塔中学经过100年的风雨历程,学校确立了“固本强基,德法相济”的办学思想;锤炼出“人为塔之峰”的学校精神;确立了“立高远之志,塑魔域私服发布网卓越之品,求精良之业,行勤勉之路”的校训;形成了“励志、求真”的校风,“厚德、厚生”的教风,“博学、笃行”的学风;明确了魔域sf“让人人自觉努力,让人人不断进步,让人人获得成功,让学校和谐发展”的“四让”办学目标;彰显出“多元和谐”的整体特色。